房中有術 色不可貪

房中有術 色不可貪

《黃帝內經》對男女身體的生理變化有著深刻的認識,對“房中術”也多有闡述,“七損八益”就是其中的代錶之一。

《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》說:“能知七損八益,則二者可調,不知用此,則早衰之節也。”七損八益的具體內容,由於長期流傳於君王密府之內,一般人很少了解,自唐宋之後很少有知之者。自從馬王堆西漢竹簡《天下至道談》齣土之後,人們才了解到七損八益的具體內容,並且知道了這些內容遠在唐代,就流傳到了日本,收載於《醫心方》之中。

房中養生的這些內容,不是憑空而論的,完全基於此前和當時社會的真實生活。在悠久的歷史中,前人有許多不正確的做法,可以作我們的反麵教材。比如,公元前541年,晉國的晉平公因為貪戀女色,就得過“蠱惑病”,秦國的名醫醫和進行規勸,使晉平公改邪歸正,免於疾病之災,至今還有借鑒意義。

陶弘景《養性延命录》說:“房中之事,能生人,能煞人。譬如水火,知用之者,可以養生;不能用之者,立可死矣。”古人甚至把食與色等同看待,作為人生天性之中不可缺少的內容。

根據人體的生理特點,採取科學而健康的房事生活,以提高生活質量,維護身心健康,是非常必要的。

中醫房事養生有著悠久的歷史,豐富的內涵。在倡導普及性保健知識的今天,研究和借鑒古人房事養生的科學理論,有著積极的意義。 

房事養生是我國古代養生學的一大特色。有資料說房事所消耗的能量,相當於某種程度的體育運動,適當的房事生活有利於養生。中醫房中養生保健總的說來,可以概括為:慾不可禁,慾不可縱,慾不可早。而要有時、有節,慎房事以養生。

房事應本於自然之道,避免損傷,需得其術,也是養生延壽必不可少的內容。實踐證明,適度而愉快的房事活動對人的精神與身體健康有益無弊。但是,人類的房事行為除機體本身以外,還受社會環境、心理、遺傳、疾病等因素的影響。因此,正確地認識和過好房事生活,才有益於身心健康。中醫性保健,我國古人告誡:不可“醉以入房”。酒精是刺激性很強的物質,易引起性器官充血興奮,使人失去自製力,而導緻房事過度,使腎精耗散過多。所以古人反複告誡,“醉不可以接房,醉飽交接,小者麵黯咳喘,大者傷絕髒脈損命”,“大醉入房,氣竭肝腸,男人則精液衰少,陽痿不舉;女子則月事衰微,惡白淹留”。現代醫學認為,長期的醉以入房,會使人體免疫係統的調節功能適應性減弱。臨牀所見陽痿、早洩、月經不調等病,常與酒後房事有關。

節慾保精促長壽。《內經》說:“伕精者,生之本也。”精是搆成人體的基本物質,是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,保精是強身的重要環節。精迺腎之主,縱慾太過,可傷腎精,進而傷及其他各髒腑,影響身體健康,甚至促人早衰或短壽。現代醫學認為,長期房事過度,會使人的免疫係統調節功能減退,這是因為房事可引起全身高度興奮,促使能量高度消耗,器官功能適應性減退。

據統計,中國古代帝王能查齣生卒年份的有209人,他們平均壽命隻有39歲,其中不到20歲駕崩的31人。清乾隆皇帝吸取了短命皇帝們的教訓,總結齣“酒勿醉,色勿過”等養生術,結果活到88歲。唐代大醫傢孫思邈活到102歲,他的養生名言是:“大寒與大熱,且莫貪色慾,醉飽莫行房,五髒皆繙複,慾火艾慢燒,身爭獨自宿。”

可見腎虛之人,為了穫得滿意的房事,應當註意常做強腎保健功。